长山列岛为日军占据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作者: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发布时间:2020-02-02 19:12    浏览:197 次

[返回]

1949年7月12日,山东军区作出具体部署,派山东军区第一副司令员许世友、参谋处长刘云鹏和政治部秘书长孙晓风等到达黄县城,组成“长山岛战役前方指挥部”,许世友任指挥。随后,前方指挥部由黄县迁往蓬莱城南司家庄村。同日,北海专署成立了“解放长山岛北海区支前指挥部”,负责供给、粮务、民工、船务、收俘等支援工作。18日,山东省人民政府成立了“长山岛战役支前办事处”,由胶东行署副主任刘仲益任主任。办事处下设船务、粮秣、财政等科及潍县办事处,并在蓬莱县的刘家旺、栾家口、蓬莱县城设立转运站。

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许世友在认真听取了沿海灾情的汇报后,果断决定:“我们要坚决地打!船坏了算什么,可以再修,我们决心不变,到时就发起攻击!”于是,一个新的作战补救计划在各级实施展开。各参战部队和民工根据上级指挥部的时限要求,一场争分夺秒的抢修船只战斗打响了。经过我参战军民5昼夜的连续奋战,被损坏的船只全部修好。同时上级又从烟台、龙口一带调来补充船只200余艘。至8月9日,我被台风破坏了的海上输送能力得以恢复,攻岛作战准备工作一切就绪,我军总攻的时机已经成熟。

8月11日,许世友下达了渡海攻岛作战命令。这时,正幸灾乐祸的国民党长山守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我军会如此闪电般的恢复作战能力。

对这次渡海作战,许世友慎之又慎,他确立的作战方针是:“隐蔽接敌,强攻登陆,逐岛攻击,稳步推进。”许世友在指挥长山岛战役中,沉着冷静,长于谋划。

资料图:前线指挥部的首长合影留念

7月16日,前方指挥部召开参战部队师团营三级干部会议,分析敌我双方形势,研究制定作战方案。会议确定长山岛战役分两步进行:第一步以华东野战军第二十四军七十二师两个团和炮团三连先攻下长山岛,然后占领北长山岛;以警备第四旅两个营和山炮、迫击炮各一个连占领大小黑山岛和庙岛;以警备第五旅两个连占领大小竹山岛,以此为依托,保障主攻部队的右翼安全。第二步,依托已占领的岛屿,攻占北部的5个岛屿。榴炮团两个营集中使用,配置在蓬莱阁左右,东至抹直口西至西庄一带,掩护攻击部队登陆;警备第四旅8门榴炮配于蓬莱城西黑峰台左右,警备第五旅3门榴炮配于刘家旺风台山,负责封锁珍珠门、庙岛湾以及大小竹山岛以南海面,截击敌舰。会后,参战部队立即进入阵地,炮兵将大炮拉到蓬莱阁西的老柏山上,登陆部队进入作战阵地。

解放长山岛战役,是山东省内后一次对敌作战,也是我军第一次渡海作战。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区、山东省人民政府非常重视,为获全胜连续发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和命令。

长山列岛,历称庙岛群岛,俗称长山岛,由32个岛屿组成,岛陆面积55.96平方公里,全县海域面积8700平方公里,海岸线长146公里,隶属烟台市。长山列岛位于山东半岛和辽东半岛之间、处于黄海与渤海交汇处,既是出入渤海的唯一海上通道,也是拱卫京津的门户,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

国民党把长山列岛作为其在北方海上的反攻基地,用以封锁渤海湾,切断山东和华北、东北的海上联系,并不时派遣武装特务骚扰沿海港口。他们狂妄叫嚣:“南有台湾,北有长山,国军防御,固若金汤。”妄图伺机对我解放区反攻,以“光复”大陆。

罕见的12级台风袭来, 许世友坚持按计划登陆

为消灭盘踞在长山岛的残敌,华东军区决定发动长山岛战役,解放长山列岛。为了解放长山列岛,中共山东分局、山东军区、山东省人民政府、胶东区党委都在战前发布了一系列指示和命令。烟台市沿海各县,按照胶东区党委的部署在船只、船工、水手、粮秣等物资方面都做好了充分准备。

对人民解放军而言,长山岛及周边岛屿是渤海海峡上的跳板,如果保有这条交通线,辽宁和山东之间不仅物资供应能够畅通无阻、兵员调配也可以往来自如。过去,这条海路曾经帮助山东八路军迅速到达东北。而今后,这条海路也可能使得东北解放军突然出现在山东。

1939年,长山列岛为日军占据。日军投降后,八路军于1945年9月收复该岛,后于1947年9月撤出。1947年10月,国民党整编第八军进占长山岛,后由国民党海军接防,由国民党海军巡防处陆战第二团、警卫营和还乡团1600余人据守,配有“美虹”、“泰山”、“中权”等大小舰艇20余艘。他们利用列岛封锁渤海湾,割裂东北、华北和华东三个解放区的海上联系,经常出动军舰捕捉船只,炮击沿海,严重威胁胶东和东北解放区。

在战前准备阶段,许世友亲临前沿察看地形,了解敌情。他找到当地渔民和支前民工,详细询问潮汐海流和气象,就连船工掌舵、摇橹、拨缆、掌帆等技术,他都要研究明白。他经常和指战员们一起摆沙盘,设敌阵,研究如何泅渡、抢滩登陆炸敌舰、抢救落水人员等细节,甚至对敌占岛屿沿岸的礁石、港湾等,都做到了如指掌。他依靠集体的力量和智慧,制定出“隐蔽接敌,强攻登陆,逐岛攻击稳步推进”的作战方案,受到中央军委的肯定。

对国民党军队而言,长山列岛就像是横亘在渤海海峡上的锁链,锁链的一头是不能触犯的大连和旅顺、另一头则是华东解放军的根据地。如果不切断这条锁链,国民党海军就只能龟缩在美军保护下的青岛基地,前往渤海的时候必须绕道胶东半岛的东端、还必须携带双程的燃料和给养,不仅航行时间长、还容易在中途受到攻击。如果解放军再在长山岛上设置大口径炮台,那将立刻使得国军舰队无法进入渤海,等于是一举切断了秦皇岛、葫芦岛、营口和天津大沽港的海上通道———前景十分恐怖。

不料,到夜里22时左右,我军船队航渡至一半路程时,风突然停了。船速骤减,船队搁置在20公里宽的海峡中间左右漂浮,登陆攻击部队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这时,如果被岛上敌人发现或是登陆时间延续到翌日天亮,我军渡海部队将付出巨大代价。

1948年3月17日,中共长山岛特区工委指示东北和胶东各工作点,向驻长山岛国民党军和还乡团开展政治攻势,用宣传品和警告信,宣传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形势,宣传共产党的政策,警告他们停止作恶,立功赎罪。同时,进一步加强统战工作,在国民党地方政权、军队和自卫队中发展统战关系。到5月份,已建立统战关系70处。1949年1月15日、20日,中共北海地委两次指示长山岛特区工委,要把工作重点转向准备解放长山岛这方面来。具体的工作任务是:对群众进行政策教育,特别是对在岛外的渔民、难民进行教育,以达到有准备、有秩序地接收长山岛。

到7月中旬,我主攻部队已进入阵地,我炮兵各部也已做好射击准备,在几十公里的海岸线上,集结的大批战船正严阵以待。7月20日下午,许世友命令进行一次强大的试炮射击。沿岸所有的大炮一齐怒吼,炮弹倾泻在敌军占踞的岛屿上,打得守敌和军舰乱作一团。

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已掌握的潮汐规律,许世友将我军渡海攻岛的时间定在7月31日。为使战前准备更加充分,许世友的指挥所推移至前沿,参战部队抓紧时间进行战前训练和渡海演习。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7月26日,就在总攻的前夕,一场罕见的12级偏北大风刮来。直至28日,天空风雨雷电交加,我军准备参战的几百只木帆船几乎全被巨浪抛上了海滩。风后的海岸线上,到处都是破损不堪的渔船,这场台风有弊也有利,它给我军攻岛作战增大了难度,但是也让岛上国民党守军产生了侥幸心理,造成了守备上的思想麻痹和松懈。

许世友十分清楚,海战不同于陆战,如果没有足够的渡海运输工具、技术娴熟的船工和熟悉海岛地形的向导,陆战部队再强大也完不成任务。许世友组建了“解放长山岛支前委员会和支前指挥部”,在烟台、蓬莱等沿海地区共征集汽船53只、木帆船600余只,船工2500余名,还选配了近百名熟悉地形、岛情和富有经验的党员、干部、民兵为参战部队当向导。

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长山列岛仍被国民党一股残余部队所盘踞。国民党残部倚仗海洋天险、海防要冲,在岛上构筑起严密的防御工事,封锁我海上运输线,对从港澳经海上来北平参加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的民主人士造成威胁。为此,毛泽东和中央军委下令人民解放军渡海作战,解放长山列岛。这次渡海作战比后来广为人知的海南和金门的渡海作战都要早,是人民解放军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渡海作战。担任这次作战总指挥的,就是赫赫有名的许世友,他成功创造了陆军打海军、木船打军舰的经典战例。

国民党把长山列岛作为其在北方海上的反攻基地

许世友对海战的充分准备

搜索